魚吾

一个用于保存小学作文的账号

天空之镜

【熙华/华熙(宁月)】宁愿(3)上

又是与@⭕️以文七舍 的智障二人接力。

前文:(1)              (2)

下面正文部分

·注:赵说(读作yuè)

  “勒令检查,开门。”一时全场哗然。


  赵说闻声后退半步,恰正透过珠帘瞥见一隅会堂的光景。只见贸然打断宴会者清一色的侍卫装扮,而黑衣上独一“杨”字正昭示其身份。那队伍中走出个似是领头的家伙,上前与家中几位长辈交涉什么。


  赵说直觉情况有异,便又见对方仿佛得了自家长辈的默许,与手下分散至宴会何处。当即便有几人径直朝后台踱来。


  赵说心下忙道不妙。他个三好少年人怕是要窝藏“罪犯”了。 随即迟疑地看了杨离一眼。少年面上冷淡,似是不动声色,却又是副不识好歹的神情。


  赵说倒是有些许紧张,毕竟掺杂使假的事他做不来,这感觉着实不太真实,咽了咽口水,问道:“找你的?”


  少年不作声,指尖比在唇上,轻轻走上前——他拖着不适合的长袖,样子却不太滑稽。


  赵说压着声音又问:“你要去哪儿。”


  不一会儿会场便恢复了本有的秩序,依旧是那样的不安生。直至高昂的乐曲再次响起,将又会是另一个高潮——


  “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。”杨离狡黠地扯扯嘴角,走上了被意外中止的戏场。


  赵说清楚自己本不该趟这趟浑水,但不知怎么的,目送着那缓缓上台的背影,却没能迈开步子离开。


  怎么回事?分明不过一面之缘而已。他不禁想。


  杨离在最后排顶多过个场,碰见那些个官爷儿们的目光也只能故作闭月羞花似的遮住面目。


  杨离也不知道这身打扮能撑多久,看来有必要离开了。


  他实质上早就这么想过了。毕竟他也不过是个小少爷罢了,他在等。


  等一个人出现。


  领队侦查的是杨家二爷,奈何这宴厅里四下的眼线,自个儿的家事也不好大动干戈,只能这么走程序地挨个找人。


  “哎你看那个小姑娘。” “怎么,哪个哪个。” 这俨然是两个醉汉了。杨家二爷生性端正,不沾酒不采花。想必两个大老爷儿们的话也不是什么正经的,正要退开。 那个官爷不紧不慢继续道:“就那个后排过场的,遮遮掩掩的,是对咱有什么意思吗。哈哈哈.....嗝....” “别自作多情了那您嘞。”


  少爷出逃,胡小七作为贴身侍卫自也是罪责难逃。此时正是颇有些瑟缩地缀在了一干侍卫的最末。闻言如此,便禁不住好奇举目望去。竟觉……那张浓艳油彩覆盖下的面庞颇有几分微妙的熟悉。

【熙华/华熙(宁月)】宁愿(2)

(1)←前文走这里

依然是和  @以文七舍 的智障二人接力。


〔上一节讲封印松动,那么这一节就到转世了〕


·注:赵(读作yuè)


没问题的话下面正文。




  冲破这个结界几乎耗光了落月的余力。


  仅在结界不稳定时强行破出一个缺口的瞬间,落月便清晰感受到自身灵力因过度消耗,即刻微弱到了仅存丝缕的程度。


  但已经晚了。


  这是自被那个人一剑刺入心脏后,他头一回再看到外面的世界。外面仿佛也照应着结界中的风暴似的,豆大雨点源源不绝地自覆满乌云的苍穹落下,穿透那个曾经也站在这里的人如今已然奄奄一息的灵魂,毫不留情的重重打入泥土。


  “啧。”没想到居然是这里,他想道。随即调动了灵体中最后的力量。


  本以为趁杨宁这一破绽再出世,便无人再能约束。真是没想到,最终竟是会因灵力耗尽而魂归天地,随那老家伙一同轮回去。他自嘲似的突然想到。


  如此微弱的灵魂根本无法在人间停留,呼吸之间便将消散殆尽。随即回归天地,重入轮回。


  但这一呼一吸,于落月而言,足矣。


  在灵体消散的前一刻,他的灵魂中那位名为杨宁的挚友留下的所有痕迹,终于被尽数抹去。


…… ……




(因为莫名其妙被lofter检出敏感词,但完全不知道哪里有敏感词。所以全文点这里吧→https://shimo.im/docs/HHR2CCelX8sTxtRs

十分智障的二人接力。文风迥异的两人因为一时兴起,拼了老命才把文风稍微统一些的产物。对面 @以文七舍  相对钟爱意识流,但我平时写的内容几乎都是严肃向。所以接力时文风互相迁就并不太容易,而且总体来说大概会违和。(没问题就往下吧)
这个故事的开头大概就是杨宁杀死端木落月后,将其灵魂封入剑中。而因为杨宁的死亡,剑上的封印发生了松动。
是的,这节是个开头。未完待续。

以文七舍:

类型:原创 同人 灵契
作者:以文七舍 X 魚吾 @魚吾
〔设定:落月魔化后被杨宁封印入剑,杨宁欲想找到下世落月,并为落月重新整改了世间,为其归来铺垫。
落月在剑中精神体停留了近百年,其魂魄飘散,记忆也随着逐渐抽离,在杨宁死时且灵力最弱之时突破结界,步入凡间重联魂魄。〕
  


  深渊中睁开双目,说不上是身处何方。只徒劳张口,意欲竭力呼喊,却不自知,呼之欲出的是谁人的姓名……
  “我死了吗?”心中的声音似乎一点一点冲了出来。
  极目望去,惟有一片不尽的天,流动的蜚云从头顶倒映至脚下。蔚蓝交融,早已分不出天地。更令人无从判断置身于何处。
  他想这一生混沌不堪,尚未落得颠沛流离。终究竟也只能狼狈地被命运打败。
  “呵”,他轻笑声。
  “或许在这里,在这荒谬绝域,会有我的容身之处吧。”
  或许藏在这里,这双手就不会再染上鲜血、内心也不必再随风逐尘、思考亦成了莫须有的意念——无需再想的,也同样包括那份生命中唯一的宁然。
  思及此,对这方满目蔚蓝的净土究竟是何洞天,其实已有了八九分的猜测。
  “又有何不可呢?”当眼前仿佛再现了那道黑色的身影,便听自己如此言语。“若滞留魂灵于此,能将这不舍尽数消弭天地之间。岂非一桩好事?”
  试着踏出一步,再一步,张弛间身体愈发得轻,眸光闪现之间,此中世界的每一分便倏而化作不一的光景与烟云。目中所见一瞬泯灭、刹那重生,皆仅一念之间。
  他淡淡抬眼,四方已然是不同光景与烟云,无边无了……
  落月起身一跃,便踏上了房梁,他不禁又想起了那些同杨宁一同喝酒赏乐的日子、一同浪迹天涯的愿望——他记得儿时初次的朝夕,念着故里花儿的模样……
  这时间里的一切都是他给他的,而自己如今还有什么可以失去的呢?
  落月如往时般,静静望着前方的夕日,只是这次,留给他的,只剩了落寞……
  
  这一天终究是来了。
  杨宁不忍叫落月于世最后的遗骸也再受这人间的纷扰。只愿将这惦念埋藏至仅为他二人所知的秘境。从此世间,再无落月。
  山风源源灌入空袖,袖摆猎猎作响。草木窸窣,随风而动,似是又奏起了他常爱哼起的小曲。透入这青山深林中的日光依旧,而那亦如光芒的一袭白衣便已不再。独有一柄通体耀目的孤剑,替代了曾经鲜活的生命,伫立跟前,半陷春泥中。
  杨宁仍注视着手中并非己有的酒杯,方才从滞愣中惊醒。若有若无地叹去一声,只将手中杯霎时倾倒,浊酒尽洒,湿软土壤上不再留一分余迹。酒香共草芳裹挟风中。
  落月,这酒尝来可好?
  你的愿,总算是还了。
  你怎么那样喜怒无常,又优柔寡断?一个人总在想着些什么呢?望向的又是何方?你可知,我望了你十载,而今,却怎么也望不尽……
  你留下一个不安分的天下,把你欢喜的一切变幻成你想要的样子,怎么却忘了将我带走。
  “又或之,你的世界,本就不应有我的余地。”
  “也罢,我会替你收拾烂摊子。”
  我花了整整十年。替你杀尽你想杀的人,投路于你的祖家,扶植了新一代阳冥司,让混乱的人间归复和平……
  这不简单,可想到只要你仍看着,我就不会放弃。
  十年,我找了你十年,虽不知你会在哪里,也许在梦里吧,因为我常梦到你。
  十年,你想不到吧,我与一名女子结发为夫妻,也亏她情愿同大爷在一起,但想着以后我的子孙们也还能守护你,即便只是守护你所热爱的这个人间,也好,也罢。
  十年之十年,十年又十年,再而再之,重重复复,我从未相信过你口口声声的命运,不过当今,也许我该信你了……
  “人一生的来路与归途,不过是从始至终,都是一个人,也为了一个人。”
  我觉着我活得愈发是像你,包括这头白发。
  呵,你莫要笑话,这自你之后,我目光所触的温柔,总觉皆像是你。
  我年年候你,年年待你,是酿的酒不好喝吗,你这个家伙一点也不赏脸。
  但也没关系了,早就已经没关系了。
  你的来路,我已然铺好。…那么我这个糟老头子…也算是……能够瞑目了……
  杨宁阖了眼,终究再支撑不住,老迈的身子沉重地倒落。
  倒落在那明月与盏酒之下,静谧的林间。
  倒落在,他的身边。
  ——那个他望了一生一世的人。
  
  山风吹来了雨。
  沉重的春雷击断了天光明灭,咆哮着、嘶吼着,惊蛰虹穿了宙宇,风嫉恨人间幻灭的烟火,似是要将生灵屠尽,四方的滂沱与来回的徘徊,震碎了世界
  ——那是落月的世界
  他不明白何而来的心雨,亦无意逃离,他的嘴唇不住颤抖着,耳边的喧哗冲刷了神思……
  “……是谁?”
  语毕,他嘴角显露出一丝轻蔑的笑意。
  “这一切……又是谁?”
  随即拂袖隐去手中纸伞,孑孑然步入雨中。

大概就算是庆祝灵契2播出吧(?)
依然是不会画画的废人,
而且半夜才开始画果然只来得及画个草草草草草稿。
有时间继续画完吧,亲手毁美人…

今天依旧没有时间,只好偷偷摸了几笔。
(注:嘉德罗斯头上的是螃!蟹!是!螃!蟹!我知道不像,但…)
我甚至思考过要不要把嘉德罗斯脸上的星星都改成河鲜之类的X

还有旁边的格瑞,可能是放久了么…一副掉了色的样子【什么玩意

所以说最后还是只起了个草草草草草稿【并没有说好的画完】
依然不知道自己画了些什么玩意
(以及我可能要对烈斩和大罗神通棍做些什么过分的事X)
有时间再继续吧

忙里摸鱼(鬼知道我画了什么)终于深切体会到不会画人体的痛苦
决定找个时间把这张画完,毕竟还漏了只嘉德罗斯【X

新年夜不想睡我大概是有病【X
所以天啊我都随便摸了些什么,以后大概是不敢不打铅笔稿了。毕竟是个废人。

学生狗摸鱼试个水😂
果然还是先滚去好好撸完作业再继续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