魚吾

一个用于保存小学作文的账号

【熙华/华熙(宁月)】宁愿(2)

(1)←前文走这里

依然是和  @以文七舍 的智障二人接力。


〔上一节讲封印松动,那么这一节就到转世了〕


·注:赵(读作yuè)


没问题的话下面正文。




  冲破这个结界几乎耗光了落月的余力。


  仅在结界不稳定时强行破出一个缺口的瞬间,落月便清晰感受到自身灵力因过度消耗,即刻微弱到了仅存丝缕的程度。


  但已经晚了。


  这是自被那个人一剑刺入心脏后,他头一回再看到外面的世界。外面仿佛也照应着结界中的风暴似的,豆大雨点源源不绝地自覆满乌云的苍穹落下,穿透那个曾经也站在这里的人如今已然奄奄一息的灵魂,毫不留情的重重打入泥土。


  “啧。”没想到居然是这里,他想道。随即调动了灵体中最后的力量。


  本以为趁杨宁这一破绽再出世,便无人再能约束。真是没想到,最终竟是会因灵力耗尽而魂归天地,随那老家伙一同轮回去。他自嘲似的突然想到。


  如此微弱的灵魂根本无法在人间停留,呼吸之间便将消散殆尽。随即回归天地,重入轮回。


  但这一呼一吸,于落月而言,足矣。


  在灵体消散的前一刻,他的灵魂中那位名为杨宁的挚友留下的所有痕迹,终于被尽数抹去。


…… ……




(因为莫名其妙被lofter检出敏感词,但完全不知道哪里有敏感词。所以全文点这里吧→https://shimo.im/docs/HHR2CCelX8sTxtRs

十分智障的二人接力。文风迥异的两人因为一时兴起,拼了老命才把文风稍微统一些的产物。对面 @以文七舍  相对钟爱意识流,但我平时写的内容几乎都是严肃向。所以接力时文风互相迁就并不太容易,而且总体来说大概会违和。(没问题就往下吧)
这个故事的开头大概就是杨宁杀死端木落月后,将其灵魂封入剑中。而因为杨宁的死亡,剑上的封印发生了松动。
是的,这节是个开头。未完待续。

以文七舍:

类型:原创 同人 灵契
作者:以文七舍 X 魚吾 @魚吾
〔设定:落月魔化后被杨宁封印入剑,杨宁欲想找到下世落月,并为落月重新整改了世间,为其归来铺垫。
落月在剑中精神体停留了近百年,其魂魄飘散,记忆也随着逐渐抽离,在杨宁死时且灵力最弱之时突破结界,步入凡间重联魂魄。〕
  


  深渊中睁开双目,说不上是身处何方。只徒劳张口,意欲竭力呼喊,却不自知,呼之欲出的是谁人的姓名……
  “我死了吗?”心中的声音似乎一点一点冲了出来。
  极目望去,惟有一片不尽的天,流动的蜚云从头顶倒映至脚下。蔚蓝交融,早已分不出天地。更令人无从判断置身于何处。
  他想这一生混沌不堪,尚未落得颠沛流离。终究竟也只能狼狈地被命运打败。
  “呵”,他轻笑声。
  “或许在这里,在这荒谬绝域,会有我的容身之处吧。”
  或许藏在这里,这双手就不会再染上鲜血、内心也不必再随风逐尘、思考亦成了莫须有的意念——无需再想的,也同样包括那份生命中唯一的宁然。
  思及此,对这方满目蔚蓝的净土究竟是何洞天,其实已有了八九分的猜测。
  “又有何不可呢?”当眼前仿佛再现了那道黑色的身影,便听自己如此言语。“若滞留魂灵于此,能将这不舍尽数消弭天地之间。岂非一桩好事?”
  试着踏出一步,再一步,张弛间身体愈发得轻,眸光闪现之间,此中世界的每一分便倏而化作不一的光景与烟云。目中所见一瞬泯灭、刹那重生,皆仅一念之间。
  他淡淡抬眼,四方已然是不同光景与烟云,无边无了……
  落月起身一跃,便踏上了房梁,他不禁又想起了那些同杨宁一同喝酒赏乐的日子、一同浪迹天涯的愿望——他记得儿时初次的朝夕,念着故里花儿的模样……
  这时间里的一切都是他给他的,而自己如今还有什么可以失去的呢?
  落月如往时般,静静望着前方的夕日,只是这次,留给他的,只剩了落寞……
  
  这一天终究是来了。
  杨宁不忍叫落月于世最后的遗骸也再受这人间的纷扰。只愿将这惦念埋藏至仅为他二人所知的秘境。从此世间,再无落月。
  山风源源灌入空袖,袖摆猎猎作响。草木窸窣,随风而动,似是又奏起了他常爱哼起的小曲。透入这青山深林中的日光依旧,而那亦如光芒的一袭白衣便已不再。独有一柄通体耀目的孤剑,替代了曾经鲜活的生命,伫立跟前,半陷春泥中。
  杨宁仍注视着手中并非己有的酒杯,方才从滞愣中惊醒。若有若无地叹去一声,只将手中杯霎时倾倒,浊酒尽洒,湿软土壤上不再留一分余迹。酒香共草芳裹挟风中。
  落月,这酒尝来可好?
  你的愿,总算是还了。
  你怎么那样喜怒无常,又优柔寡断?一个人总在想着些什么呢?望向的又是何方?你可知,我望了你十载,而今,却怎么也望不尽……
  你留下一个不安分的天下,把你欢喜的一切变幻成你想要的样子,怎么却忘了将我带走。
  “又或之,你的世界,本就不应有我的余地。”
  “也罢,我会替你收拾烂摊子。”
  我花了整整十年。替你杀尽你想杀的人,投路于你的祖家,扶植了新一代阳冥司,让混乱的人间归复和平……
  这不简单,可想到只要你仍看着,我就不会放弃。
  十年,我找了你十年,虽不知你会在哪里,也许在梦里吧,因为我常梦到你。
  十年,你想不到吧,我与一名女子结发为夫妻,也亏她情愿同大爷在一起,但想着以后我的子孙们也还能守护你,即便只是守护你所热爱的这个人间,也好,也罢。
  十年之十年,十年又十年,再而再之,重重复复,我从未相信过你口口声声的命运,不过当今,也许我该信你了……
  “人一生的来路与归途,不过是从始至终,都是一个人,也为了一个人。”
  我觉着我活得愈发是像你,包括这头白发。
  呵,你莫要笑话,这自你之后,我目光所触的温柔,总觉皆像是你。
  我年年候你,年年待你,是酿的酒不好喝吗,你这个家伙一点也不赏脸。
  但也没关系了,早就已经没关系了。
  你的来路,我已然铺好。…那么我这个糟老头子…也算是……能够瞑目了……
  杨宁阖了眼,终究再支撑不住,老迈的身子沉重地倒落。
  倒落在那明月与盏酒之下,静谧的林间。
  倒落在,他的身边。
  ——那个他望了一生一世的人。
  
  山风吹来了雨。
  沉重的春雷击断了天光明灭,咆哮着、嘶吼着,惊蛰虹穿了宙宇,风嫉恨人间幻灭的烟火,似是要将生灵屠尽,四方的滂沱与来回的徘徊,震碎了世界
  ——那是落月的世界
  他不明白何而来的心雨,亦无意逃离,他的嘴唇不住颤抖着,耳边的喧哗冲刷了神思……
  “……是谁?”
  语毕,他嘴角显露出一丝轻蔑的笑意。
  “这一切……又是谁?”
  随即拂袖隐去手中纸伞,孑孑然步入雨中。

大概就算是庆祝灵契2播出吧(?)
依然是不会画画的废人,
而且半夜才开始画果然只来得及画个草草草草草稿。
有时间继续画完吧,亲手毁美人…

今天依旧没有时间,只好偷偷摸了几笔。
(注:嘉德罗斯头上的是螃!蟹!是!螃!蟹!我知道不像,但…)
我甚至思考过要不要把嘉德罗斯脸上的星星都改成河鲜之类的X

还有旁边的格瑞,可能是放久了么…一副掉了色的样子【什么玩意

所以说最后还是只起了个草草草草草稿【并没有说好的画完】
依然不知道自己画了些什么玩意
(以及我可能要对烈斩和大罗神通棍做些什么过分的事X)
有时间再继续吧

忙里摸鱼(鬼知道我画了什么)终于深切体会到不会画人体的痛苦
决定找个时间把这张画完,毕竟还漏了只嘉德罗斯【X

新年夜不想睡我大概是有病【X
所以天啊我都随便摸了些什么,以后大概是不敢不打铅笔稿了。毕竟是个废人。

学生狗摸鱼试个水😂
果然还是先滚去好好撸完作业再继续吧

三角梅

  深褐的长枝串起一帘紫红的芳菲,轻掩在我的窗前。当年仅有一截枝干的三角梅,随着流逝的时光,竟也探到了窗后的桌边。随风曳着紫红的小瓣,向我炫耀新抽的翠芽。带着春来的喜悦,绽放了一树的绚烂。
  三角梅的花朵只有三瓣。单看似艳紫的小叶,团花锦簇时,却造就大片花海。花开前,长枝似座座微拱的木桥,青衣的书生静候佳人来到。只候温润的风儿一吹,便有朵朵红梅绽放枝头。花裳的仙子舞起裙摆,掀起一园的芳香。当群花拥挤在枝头,竞相和着春风的问候、鸟雀的歌喉舞动,那紫红的花海便翻涌起波涛。凉风阵阵,似乎预示着新春来到。人们的欢笑亦如三角梅的花海一般,层层叠叠的涌动。而粗壮的主干半倚着栏栅,不时惬意地舒展,显露几个待放的小苞,又羞涩地隐入了高扬的花枝。再听,风来了——花的浪潮于是倾泻而下,顺着弓腰的长枝翩然而至,降下一场初春花雨。而披着羽衣的小雀惊呼着一跃而起,怕是明艳的花潮沾湿了它的霓羽。

从一堆旧东西里翻出来的正儿八经的小学生作文。因为丢了记录而写不下去的系列。
◆如要观看,请做好被辣眼睛的心理准备。我说真的。

彩云之南

Day1
  去程
  
家→弥勒
一•  

  不长不短的六年,似乎眨眨眼就没了影踪。当发觉太阳原来这般炎热的时候,我们早已经离开了原来的地方。还是一样难耐的炎夏,不同的只是我们做出了不一样的选择。
  
  说好的,毕业以后再到云南去旅行吧。如此说着,两辆车,8个人,便出发了。
  
  还记得上一次去云南已经是两年前的事,如今一切却还犹在眼前。建水,沙溪,诺邓,每一个地方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。每每记起当初对古临安城恋恋不舍的心情,都忍不住要勾起嘴角。那是个多美的地方啊,又叫人如何能忘怀!
  
  到沙溪去的时候,总不忘在咖啡店里多坐坐。巍山的市场上菌子多如繁星,放着《小苹果》叫卖的情景我更是至今仍记得。当初我们在诺邓下榻,还恰巧发现客栈里的大家都是同乡,统统笑着打趣“广东人就是大食。”
  
  云南,那就是一个去过以后又忍不住再去的地方。
  
  与同伴坐在吉普车上,忍不住要朝着天空大喊:
  
  “云南,我又来了——”
  
  
二•
  
  在这次同行的人中,也有一位从幼儿园起就未曾与我分离的好闺蜜(文中唤作Florence),有了她的存在,同样为我的旅途增添不少乐趣。由此可知一位能够相互了解的旅伴还是十分重要的。
  
   这十几小时的车程,我们作为后排乘客无非就是睡了吃吃了睡。我默默感受着路面的颠簸,无意间侧头望向身旁熟睡的她。却又不禁由衷感叹,拥有这样一个朋友,我是何等幸运。
  
  旅行的路途,时而平坦,又时而坎坷。如此想来,也何尝不像我们大起大落的人生。该奋斗的时候便奋斗吧。该享乐的时候就要抛却一切的烦恼,沉浸到当中去。这正是此次的旅行的目的。从广东到云南去,说是千里迢迢也并不夸张了。从一开始的平原,到后来的放眼望去都是群山耸立。这个过程既漫长,又有趣。当车开到了云南,天上的云便压下来,似乎伸手就能触到。朵朵通透洁白,只能说果不愧为‘彩云之南’。一个又一个小时几乎没有尽头的等待。更使大家收到“云南欢迎你”的短信时就几乎全都沸腾了起来,先前积攒下来的睡意都在刹那间消逝殆尽。狭窄的车厢中充斥着欢呼与尖叫。喜悦仿佛就要满溢而出。
  
  我们怀着期待,向着快乐而去。
  
三•
  
  出发的时候本是打算直接去蒙自。但过了百色一段时间以后,另一台车的同伴通过对讲机又提到不必太急,其实晚上可以先在比较近的地方停一停,玩一会儿再去蒙自也无妨。
  
  而最终,这个地方就定在了弥勒。
  
  刚定下来,司机就让我去查一查弥勒的攻略,看看那个地方有什么好吃的、好玩的。出来的结果非常简单,红酒庄几乎是必去的,而卤鸡米线几乎就是必吃的。
  
   同样,我们的两位司机也果真不负众望,在晚上8:30左右终于到达了万众期待的弥勒。结束了近乎15小时的漫长车程。
  
  而我们下车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去吃饭。当时天正下着小雨,大伙便匆忙躲进了一家叫传统弥勒菜的饭店吃饭。当时毕竟也晚了,店里的员工正聚成一桌吃员工餐,谁知看见我们就热情得不得了。硬要说送我们一份豆腐花,惊得我们个个都是道谢连连。
  
  这家饭店的菜是不错的,至少我们觉得挺特别,也很好吃。也就是这一次,让我们一行人彻底迷上了瓜尖。
  
  最后酒足饭饱,从传统弥勒菜出来的时候,却又恰巧看见对面的瑞祥酒店还有车库,晚些还会关闸,倒也安全。并且环境不错,便定下酒店,领了各自房卡上楼洗洗睡了。临睡前我和Florence还设法将洗好的衣服挂在衣架上,再将衣架搬到空调前面吹。希望衣服能够快些干。
  
  半夜时大抵还聊了几十分钟的天吧。就怀着各自的期待逐渐睡过去了。
  
  
  〔第一天•结束〕 

Day2

  游弥勒
  
弥勒→蒙自
一•
  
  第二天我们起得早,说是要去尝尝这大名鼎鼎的卤鸡米线。
  
  大家收拾得都还算迅速,没花太多的时间就将行李都搬到了车上。而另一边在用手机搜索一家叫马氏卤鸡米线的铺子。意外的是非常巧,我们选的酒店正好座落在餐饮业聚集的区域。因此我们顺着大路没走多久就成功找到了那家‘马氏卤鸡米线’。
  
  走进店里,同伴也告诉我,这其实还不是老店。老店在更远的地方。
  
  但接下来,在万众期待之下,卤鸡米线总算是上来了。碗碗都正冒着热气,传出阵阵浓香。叫人怎能不垂涎欲滴。还有一位同伴耐心地为我们讲解碗里的东西。里面我记得最清楚的,还是米线、卤鸡和酥肉。米线脆而滑,自然很受热爱面食的我的喜爱。而卤鸡也十分入味,个人感觉就有些像盐焗鸡。
  
  但最后还必须说一说酥肉。我来之前还未曾吃过这种东西,当时入口只觉油香顿时溢满口腔,一个字,好!这个酥肉,不用问也能吃出是用肥肉炸成的。但它却全然没有肥肉的油腻,剩下的仅是香脆。基本是一种能够广受大众喜爱的食物了。而往米线里加些咸菜,也是十分美味的一种吃法。
  
  吃完早餐,我们就分开了两批活动。一边去逛市场,我们总说逛市场是了解当地最直接的方式。而另一边就在四周逛逛。我和 Florence是在第二组,便跟着其他几人走到了一家餐厅里去,门口挂着一个‘弥勒故事’的大牌子。
  
  队伍中的几人上柜台那问了问,最后是允许我们进去参观了。那房子的建筑风格古色古香,因此大家才生了进去拍照的心。也不知是不是古建筑。
  
  一进门,抬头就能看见从上面吊下来许多小银鱼,仿佛头上真的有水一般,倒是有趣。慢慢地再往里走,只见这家饭店是着实漂亮的,水草茂盛,错落有致。亭台楼阁统统齐全,但终究还是后来建起来的东西。慢慢地我们兴趣也不大了,只是回到门口那座精致的古建筑前留了影。便不紧不慢的离开。
  
  我们回到停车的地方与去市场的那帮人集合。他们都拿起手机给我们看他们在市场拍到的新奇东西,说着他们的所见所闻。其中就有一个同伴后来一直都想找的花心土豆。照片中这种土豆切开主要是白色,上有紫色花纹。这种土豆特别贵,听当地人说是比普通土豆要好吃。他们高兴地还告诉我们这次幸运地买到了鸡枞。
  
  还记得让我们对鸡枞如此喜爱的是先前来云南的一次契机。那时是中午,我们刚从团山出来,正打算开车离开建水。走出来的路上却遇上了一个住在团山的老汉。我们先前都听云南的小贩说过,他们平时比较爱吃的是鸡枞,松茸什么的反倒没那么讨人喜欢。先前我们在巍山看到的松茸都是一箩一箩地卖,而鸡枞却是根本见不到。因此我们自然也知道鸡枞是好东西,看见老汉拿着些刚洗好的鸡枞,忙上前去询问。老汉说这是方才从山上找到的,正打算用来做午饭。见我们想要,便欣然卖给了我们。
  
  告别了老人,我们就到了团山的树头边上去煮鸡枞。还记得当时新鲜的香味吸引了大圈围观的旅客。纷纷都问我们在煮什么菌,那么香。
  
  而那次估计是新鲜的缘故,煮出来的鸡枞确如鸡肉般鲜美,叫人魂牵梦绕。
  
      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这次买到了鸡枞我们都这么兴奋。
  
  那么一切都准备好后,我们便要去下一个地方了。
  
二•
  
  开车用不了多久,我们就到了一个酒庄。两台车都停放在了停车场。那时天正下着小雨,我们就打着伞沿小路走下去。

       路的两边都是葡萄,每一排的侧面都有写着品种,我们怀着好奇心也凑过去看了看。上面能摘的葡萄自然都摘下来了,但却还留着不少被蒸干了水分的葡萄干。
  同伴中的D忽然上前摘下一颗放入嘴中,咂咂几下后递了些给我们:“挺不错的,尝尝吧。虽然有部分坏了,但大多都是没问题。”说完又摘了几串。“带些走吧,这些都是没人要的了。”


  我接过她给我的葡萄干,尝了尝,着实是好吃。便也摘了一些以示赞同。大家都弄好了以后我们就一边谈论葡萄的品种一边继续往下走。慢慢地大家都看到了一个酒桶堆积样的牌子,上面写着酒庄的名字。

        “到了,酒庄故事。”不知是谁这样说道。

  大家都收起伞走进吃饭的地方。这倒是个挺漂亮的地方,只是中国的古建筑配上欧式的装修让人感觉颇有些奇怪。
  
  服务员领着我们到房间里,每个房间都连着大阳台,一扇门向着内院,一扇门向着外面。放眼望去美不胜收,教堂,风车,葡萄,薰衣草。仿佛对面的山上就是一个童话世界。毕竟刚才停了雨,走出去还有凉气扑面而来,模糊了眼前的景象。为那端的世界增添了几分神秘。

       从二楼下来的几位同伴还告诉我们,在二楼看到的风景更美,只不过服务员说二楼的房间都被订满了。我抬头看看二楼的露台,那也的确是个好地方。

  大家都找位子坐好了,而我也一如既往地坐在了Florence旁边。我们要了八人各一杯葡萄汁和一瓶葡萄酒,而服务员就上来给我们介绍他们的菜式。

        跟大多酒庄一样,这里菜式的特色就在于和红酒有关。红酒烤肉、烤鸡、松子鱼等等等等,都是些让人一看就垂涎欲滴的食物。于是我们就点了大堆的肉,以及在上次晚饭大家反映最好的瓜尖。
 

 (吃饭过程本来要补回去。然而记录丢了。干脆把写了的一小段也截走)

  吃完饭大家就商量先歇一歇,再走去教堂那边看看。因此大家都留在了房间里休息。而我和Florence就在外面边逛边聊天。后来天又下起小雨,我们便在避雨的地方坐下来继续聊。

  大抵是雨过天晴的时候,其他人也休息好了。我和Florence就各在门口买了一个意大利进口的雪糕吃着走上去教堂的路。 Florence手上的是葡萄味,而我买的是酸奶蓝莓,吃起来有点像冻了的卡士酸奶。就这样边吃边走,慢慢地就走了好一段距离。到转角的时候,恰好看到有人在采葡萄。一箱一箱地,几乎已经装满了一车子。
  
  大家都忍不住停了下来,赞叹道:“真好啊。”之类的。那小哥肯定听不懂粤语,但也许是看到我们一个个眼馋的样子,就憨厚地笑笑,问道:“你们想要吗?我可以给你们几串的。”话到一半就已经将好几串晶莹饱满的葡萄伸到了我们面前。

       我们见了,自然面露喜色,忙向这如此大方的小哥道谢: “哎呀,那真是谢谢啊。”


       “不用,不用。”他朝我们这边挥了挥手。

  
  一路走过去,四周都是好景色。路再长,只要是有趣的,便足够了。有好一段路,两边都是葡萄架,种着不同的葡萄。大抵是还没熟透,都还一串一串地悬在空中。我们去伸手摘下一些,将晶莹果肉送入口中,任其融化。酸味在舌尖绽开,随后又变得越来越甜,恍如品茗的回甘。虽不及完全成熟的葡萄甜,却也别有一番滋味。
  
  刚摘下的葡萄仿佛蒙上一层白雾,青紫交错,色彩如梦似幻。使人不禁想要揣几串在口袋里头,待到休息时慢慢欣赏。
  
  在谈笑风声中,我们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教堂。想了想倒也挺不可思议,刚刚看这教堂还是在对面的山上,这会却已经走过来了。
  
  这教堂很大,也很新。背后有一片薰衣草,从上面看下来就如同去到了仙境。放眼望去满目的青和蓝,叫人神清气爽。在教堂顶层,迎着风,我就总是会想,天上的云似乎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卷到了风车里去。云朵要是飘得再低些的话,说不准就撞到身上来了……
  
  和同伴逛了一圈教堂,又来到了教堂后面的薰衣草湿地。微风轻拂,薰衣草随风摇曳。那是一种说不出的美好,让人享受身处其中的感觉。
  
  薰衣草与教堂,草地与天空。眼前的一切相映成趣,是如画的景色。不华丽,也不特别。其实身边的一切很简单,也用不上华丽的辞藻去修饰。那是一种再纯粹不过的,让人感觉舒畅的美丽。一如这个地方,神圣而美好。
  
三•
  
  时间在不觉间去得很快,当我们原路返回时,天已经染上了半边的霞红。同来时一般,谈笑之间已经走了好一段路程。不时还会采些路边的野花来编成花环。

       一路上我们遇见了问路的老人,问我们去教堂远不远。但分明大家是一同走的路,队伍中却意见不一,有说挺远的,也有说不太远。最终老人还是一头雾水地向我们道过谢,便继续朝教堂走了。没过多久,大伙又默契地笑了起来。

  
  云南海拔高,虽四季如春,紫外线却比三四十度的广东要强得多,因此我们也一直开着伞遮阳。但大抵是快要到的时候,山上却忽然刮起风来。刹那间觉得自己要是稍一松手,手里的伞就会被吹到对面的山上去了。因此大家都手忙脚乱地开始收伞,而走在最前面的L居高临下地朝我们喊道:“走快点!等会到了餐厅我请你们吃雪糕!”一听这话,立刻感觉整队都精神起来了→_→。
  
四•
  
  不紧不慢地享用完雪糕后,趁着天还只是下着小雨,我们动作迅速地回到了停车场。在司机骂骂咧咧的声音下,我们决定不从来时的那个镇子走了。我们一致认为宁可兜更远的路,也不要穿过那个路窄且严重堵塞的小镇。况且这阵子来收葡萄的也特别多,我们来时就已经遇上了这样的麻烦。因此有了今早的经验,离开时也学精了不少。
  
  弥勒离蒙自并不算远,所以当我们停靠在蒙自的南湖公园边上商讨的时候,天空依然光如白昼。当然其中的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云南在9点左右才天黑。商量好个大概之后,我们就去找住处。我和Florence因为懒下车,所以就一直在车上等着那几人看完房回来。
  
  大家的效率都很快,没花多大功夫住处就定在了海伦一号酒店。L还调笑着说,这大概是我们有史以来旅游住过最高级的地方了。
  
  当我们搬完行李下楼时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说明这时已经很晚了,而我们还没吃饭。从酒店往外走一些就是十字路口。我们随便选了一个方向顺着马路一直走。果然,不一会我们就看见了前面有几家菊花米线。
 
  我们就近选择了其中一家,这家的一二层是不同老板经营的,一楼是鑫桥源饭庄,二楼则是鑫桥源菊花米线。就在我们打算在一楼坐下的时候,一位服务员建议我们吃米线上二楼,我们也是这才知道还有二楼。
  
  既然招牌上都写了菊花米线,我们自然也要尝一尝。而同先前一样的,瓜尖依旧是必点的一道菜。似乎是从在云南的第一顿饭吃了瓜尖以后,大家都默认了每一顿都要点这个菜。因为就是这个菜,如何都吃不厌。
  
  点菜时D还询问了服务员,一般的瓜尖究竟是什么瓜的瓜尖,但因为云南那边的叫法和我们不太一样,最终也不能确认这是什么瓜的瓜尖。但我们大多觉得很像是佛手瓜的,只是云南没有这种叫法。
  
  吃饭的过程也不详写了(对不起实在懒癌晚期),毕竟这顿饭也没什么特别的。米线也比较一般吧。所以以图代文。QUQ↓
  


  


  (这里的图跟记录一起丢了。真的。)


  


  
  吃完饭后因为大家都比较疲惫,回到酒店自然很快就睡觉了。
  
  〔第二天•结束〕